首 頁 關于法之劍 新聞動態 律師團隊 業務范圍 法律法規 精選案例 收費標準 法律常識 招聘實習 法律咨詢 聯系我們
 
Z公司與J公司二審案
發布時間:2009/9/24

[案情簡介]

    Z公司委托J公司承攬加工一批產品,由于產品質量問題Z公司委托律師向J公司發了一份律師函,要求J公司就質量問題進行賠償,但律師函由于筆誤將產品的數量寫錯,比雙方實際交易數量高出了很多,J公司遂以律師函做為主要證據對Z公司提起訴訟,要求Z公司支付未付清的貨款。結果一審判決Z公司按律師函寫錯的數量支付J公司貨款,Z公司依一審判決應付貨款金額比雙方實際交易金額高出近500萬元。王眾律師接受Z公司委托擔任其二審的訴訟代理人,二審法院最終采納了王眾律師提供的證據和觀點,依法改判了一審的判決,為Z公司減少損失近500萬元。

 

[代理思路]

    王眾律師經過仔細認真的分析案情提出了明確的代理思路,即(一)認定雙方交易數量及金額的主要證據應該是合同、發貨單、增值稅專用發票及雙方往來文件;(二)律師函不能成為認定雙方交易數量及金額的唯一證據,律師函系Z公司委托他人發出,并非Z公司自認;(三)J公司應對超出雙方實際交易數量和金額部分承擔除律師函之外的舉證責任,如合同、發貨單、增值稅專用發票等書證。根據上述思路王眾律師開始了收集證據工作。由于雙方交易時間長、批次多、品種雜,因此核對數量及金額的工作非常復雜,經過艱苦細致的工作,終于整理出全套證據,充分證明了雙方實際的交易數量和金額。

 

[代理詞]

 

審判長、審判員:

    接受Z公司的委托及本所的指派,本律師作為上訴人Z公司的代理人參與Z公司與J織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J公司”)承攬合同糾紛一案的庭審,現根據庭審情況提出代理意見如下:

   

    一、應以當事人雙方簽訂的合同、出具的送貨單、退貨單、增值稅專用發票和往來函件作為認定供貨數量與總價款的主要依據

    Z公司與J公司系訴爭交易的雙方當事人,Z公司與J公司之間簽訂的《購銷合同》是證明當事人之間存在承攬合同關系、約定的供貨數量與品種的直接證據,J公司出具的送貨單(包括退貨單)、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及J公司主管季XX的傳真函件是認定其供貨數量、品種、價格等事實證明力最強的證據。認定交易雙方之間的交易量以及總價款,應以該等合同、送貨單、退貨單、增值稅專用發票以及交易雙方在交易過程中形成的其他書面文件作為依據。

    根據上述文件可得出以下結論:

    1、亞麻滌貨款金額:9,457,328.44元

    2、其他貨品貨款金額:3,245,528.81元

    3、貨款總額:12,702,857.25元

    4、上期結余金額:152,348.16元

    5、已付款金額:9,900,000.00元

    6、欠款金額:2,650,509.09元

   

    二、律師函不應作為證明交易雙方供貨數量與價款的依據

    律師函系第三方根據其自身對于事實的理解而發表的關于當事人雙方交易過程中有關事項的觀點和意見。律師事務所出具律師函的目的是代表Z公司告知J公司部分貨品發生了質量問題,并提出損失賠償的權利主張,而不是代表Z公司對J公司的供貨數量進行確認,更不能認定是Z公司自認了其與J公司之間交易的數量和金額。

    律師函作為書證,其中體現的貨品品種系律師事務所根據其自身方法進行的分類,其中體現的供貨數量系律師事務所根據其自身的計算進行的統計,其中體現的供貨起止日期亦為律師事務所根據其自身的判斷作出的表述,并不代表Z公司的真實意思,并且律師函表述的供貨起始時間有筆誤。同時,在J公司對Z公司提起訴訟之前,Z公司從未委托該律師事務所與J公司之間就供貨數量進行確認。

    因此,原審判決僅依據律師函確認亞麻滌三個貨號在2004年12月5日起至2005年3月10日期間的送貨量顯屬錯誤,應予糾正。

 

    三、J公司的主張不能成立

    庭審查明:亞麻滌的(1)合同量為367,500米;(2)J公司提供的送貨單扣除退貨后亞麻滌合計供貨357,674米;(3)J公司提供的增值稅發票中亞麻滌的數量為363,807.7米;(4)J公司季XX的傳真中確認的合同數量亦為367,500米,傳真中確認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中亞麻滌的數量是363,673.1米(截止至2005年3月2日)。上述四個方面體現的亞麻滌的數量基本一致。

按照J公司的主張及原審判決的認定,亞麻滌合計供貨573,766米,均超過合同量、送貨單量及增值稅專用發票量20萬余米。在法庭調查過程中,J公司表示對于這20萬米亞麻滌的送貨情況,既未能提供合同,也未能提供包括存根聯、備查聯在內的任何一聯送貨單,更未能提供增值稅專用發票,根本沒有任何證據。J公司的這一主張是不符合實際情況亦是不合常理的,表明亞麻滌超合同20萬米供貨的主張不成立。

 

    四、其他幾個問題

    1、Z公司提供的證據充分證明2004年9月前,J公司欠Z公司貨款152348.16元。

    2、雙方往來傳真亦能證明24554米亞麻滌的單價由27元/米降到18.86元/米,降價20萬元;87195.6米竹節布的單價由14.3元/米降到12元/米,降價20萬元。

    綜上所述,上訴人認為原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采信證據錯誤,請求二審法院撤銷一審的錯誤判決,依法改判,以維護法律的公正和上訴人Z公司的合法權益。

 

                                      此致

    XX省高級人民法院

關閉窗口

關于法之劍   |  律師團隊   |   業務范圍  |  精選案例  |  收費標準  |  招聘實習  |  法律咨詢  |  聯系我們

浙江法之劍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C) Copyright All 2009-2011 
地址:溫州市龍港鎮德雅花園20幢103室 電話:0577-64232148/59866000 傳真:0577-64232100
網站備案/許可證號:浙ICP備13001991號

河南快3遗漏统计